当前位置:首页>综艺八卦>志愿者>

寻亲路上的“星火” ——记“宝贝回家”志愿者梁方

2018-04-23 丝竹文库 网友评论 0

宝贝回家,路有多漫长?父母寻子,夜有多难熬?漫漫长路,他们织起一张网,网住希望,留住善良;茫茫暗夜,他们连缀起星星点点的爱,把团聚的灯火点亮。今年,是公益性寻人网站——“宝贝回家”寻子网成立10周年。2007年该网站成立以来,“宝贝回家”志……

专题: 宝贝回家特别节目 苏有朋贾静雯娱乐节目 他是我的理想型乐文 

宝贝回家,路有多漫长?

父母寻子,夜有多难熬?

漫漫长路,他们织起一张网,网住希望,留住善良;

茫茫暗夜,他们连缀起星星点点的爱,把团聚的灯火点亮。

今年,是公益性寻人网站——“宝贝回家”寻子网成立10周年。2007年该网站成立以来,“宝贝回家”志愿者们为无数个失踪儿童家长以及走失、被拐、被遗弃儿童提供免费的寻亲帮助,除了2100多个成功寻亲的案例,他们还帮助数百名被拐妇女和其他寻亲者完成了心愿,并与警方合作推动建立打击拐卖儿童DNA数据库……在全国27万多名“宝贝回家”志愿者中,大足人梁方就是其中一颗寻亲路上的“星火”。

儿子家门险走丢 百子图上系牵挂

今年45岁的梁方是一名销售人员,老家在经开区。2008年9月,她申请加入了“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平均每天抽出近3个小时的时间用于志愿服务。谈到为何成为“宝贝回家”的一名志愿者,她说:“既是机缘巧合,也是命中注定。”

2002年的一天,3岁的儿子小成(化名)走丢了3个小时,她现在回忆起来都觉得“细思极恐”。“那天我们准备去亲戚家吃饭,上午10点半,我有急事就先出门,我丈夫正在楼上系鞋带,就这么一瞬间,儿子和他的小伙伴就跑下楼‘躲猫猫’去了,哪晓得一躲就是几个小时不见人影。我一回来没见到儿子,当时大脑一片空白。”梁方说。

情急之下,她打电话报了警,并通知亲戚朋友。大家满城找,但还是不见小成的踪影。好在中午1点过,小成的大姑妈在一个地摊附近找到了正在看玩具的小成。时隔3个小时,再次见到儿子,吓出一身冷汗的梁方一把将其搂住,紧紧锁在怀里。“从那时候起,我就对孩子走丢的信息特别敏感。”梁方说。

2008年8月,在朋友的介绍下,她加入了一个帮扶贫困失学儿童的QQ群。“一天,有人在群里转发了一条‘被拐百子图’的信息,当时,我点进去看完后,心里面很不是滋味。”梁方说,“被拐百子图”里有一百多名全国各地失踪儿童的照片、丢失信息、家人联系方式以及“宝贝回家”线索提供的网址、QQ群。

“每个娃都是家里的‘小太阳’,他们给整个家庭带来太多欢乐和温暖了,‘小太阳’一旦走丢了,带给这个家庭的将是挥之不去的阴霾。”看着一张张童真的笑脸就这样被定格在被拐名单上,已为人母的梁方像丢了自己的孩子般揪心,她说:“我似乎能切身体会到这些家长撕心裂肺的痛,和茫茫人海四处寻子的苦,也更能明白大家对人贩子入骨的恨。”

每张图片上都写有这样一句话:您的每一次粘贴,都给我们带来一次希望,举手之劳,成就一个家庭的幸福。在核实了信息来源的准确性后,没有一丝犹豫,梁方将“被拐百子图”转发到自己的QQ空间,希望能对寻子的家长有所帮助。

为了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帮助更多的家长和孩子,2008年9月,梁方以昵称“天蓝蓝”加入“宝贝回家”QQ群,成为一名志愿者。时间证明,加入这个群体并不是她一时心血来潮,因为这一坚持就是9年。

寻子家长道感激 委屈误解化动力

“找了25年啊,终于找到我的儿了,感谢你们……”2013年4月3日,年过半百的陈加明和他被拐25年的儿子陈小林相聚了,这位老父亲在垫江老家准备了60桌酒席,宴请了所有邻里乡亲迎接回家的儿子。席间,激动的陈加明不停地向“宝贝回家”的志愿者们跪地磕头道谢,感动落泪的志愿者们连忙搀扶起这位差点绝望的父亲。

“这次父子团聚的现场给我印象很深刻,我当时既高兴又感动。高兴的是,一年的辛苦工作没有白费,大家的努力促成了他们的团聚;感动的是,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大男人哭成那样,他这些年寻子之苦肯定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全程参与这次寻亲的梁方颇有感触地说。

梁方是“宝贝回家”家寻组(主要负责帮助家长找孩子)的志愿者,也是地方志愿者(重庆群)的群管。不管平时工作有多忙,她每天都会抽出至少两个小时来整理网站上的寻亲登记信息、联系寻亲人、组织志愿者分析材料以及进行日常的人员管理和活动组织等工作。

志愿者工作并非想象中那么轻松,不仅可能面临寻亲人的误解,还可能面临不法分子的威胁。很多家长在寻找孩子的过程中上当受骗过,面对免费提供帮助的志愿者,家长们最初是有所抵触,甚至恶语相向的。

“特别是遇到孩子主动找家的这种情况,为了达到更高的准确性,我们要协调家长采血进行DNA比对。一些家人认为我们是骗子,经常出现还没等志愿者说完就挂掉电话的情况。”梁方说,自己甚至还接到过疑似人贩子打来索要寻亲孩子联系地址的威胁电话,但均被她果断拒绝。

“一想到那些被拐孩子可能在某个地方受苦受累,想到那些失去孩子的家长彻夜痛哭的绝望,再大的压力都能承受下来。只要最终能促成他们团聚,我相信所有的误解都能消除。” 梁方说,当那些和孩子团聚的家长紧紧握着自己的手不停地道感激时,再大的委屈也能化作理解。

这些年,梁方帮助过太多太多的寻亲人。在她看来,帮助别人只做减法:“目前我这里有140多个寻亲人没有实现团聚的愿望,多一个人团聚就少一个寻亲数字。每条寻亲信息,我们都有专人跟进,并且一直关注,永不放弃。”

全家都是志愿者 家家团聚是心愿

成为一名志愿者后,梁方投入到家庭的时间和精力就更少了。但她却得到了家人的理解,更收获了他们的支持。“2011年,‘宝贝回家’志愿者送垫江张炫回家,那是我第一次参加认亲活动,我的丈夫‘海蓝蓝’(网名)陪我一起去的。当时他并不是志愿者,但是回来之后,他就跟我提出想加入志愿者协会的想法。” 梁方说。

“我不能只看着妻子在帮助别人,自己却无动于衷,我还是得做点什么。” “海蓝蓝”说。梁方介绍,在分析寻亲人提供的线索时,丈夫总会给她一些很好的思路,在送寻亲人回家团聚时,丈夫经常充当驾驶员,甚至在活动现场做安保工作、维持秩序等。

让她惊喜的是,今年9月,儿子小成也加入到志愿者队伍中。“尽管不是同一个志愿者群体,但是他能做出这样的选择我很高兴。因为我平时并没有刻意地对他进行这方面的教育,不知道他会有这样的想法,出乎我意料。”她说。

目前,小成就读于重庆交通大学,大一刚入学就成为了该校的一名志愿者,他对母亲梁方说:“妈妈,你还记不记得我初一的时候,你开车带我和另一位志愿者沿成渝铁路沿线帮赵哥寻家的事情?从那时候起,我就想当一名志愿者了,想和你一样做更多的好事。”时隔6年,儿子还记得那件事,梁方倍感欣慰。

由于待人亲切和善,梁方与不少寻亲人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这是荣昌那个刚回家的孩子从莆田给我寄的紫菜。你看,赵永勇这小子还给我发了他最近的自拍照……”她说,其实有不少通过‘宝贝回家’与亲人团聚的寻亲人也加入了志愿者协会,也有帮助无数个家庭团聚,但至今未找到亲人的志愿者。

“以前,重庆地区能成功认亲的仅有几个,但现在能达到几十个。这和公安打拐部门的大力支持分不开,也很大程度上得力于我们志愿者队伍的壮大。目前,‘宝贝回家’在全国有27万多名志愿者,重庆有近1300人,其中有12个大足人。”梁方说。

据她介绍,双方都在寻亲和孩子寻家的情况,成功团聚的可能性比较大,但仅仅是家长找孩子的情况,就如同大海捞针般困难了。“但是我们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可能性,因为让每个失散的家庭团聚是我们最大的心愿。”她说。同时,梁方提醒大家:如果孩子走丢,家长要尽快报警,然后夫妻双方到公安部门进行采血入库,以备做DNA比对;找不到家的孩子们也要尽快去做采血入库,帮助父母早日找到你们。通讯员 黄小倩

精彩图片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网站首页   | 综艺八卦  | 财经新闻  | 汽车知识  | 体育资讯  | 健康文库  | 时尚频道  | 养生与健康  | 人生感悟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