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养生与健康>报名>

保定单身男报名男德班 想学如何吸引女生做好丈夫

2018-05-16 丝竹文库 网友评论 0

漫画原标题:保定单身男报名男德班想学如何吸引女生做好丈夫10月4日,北京,阳光明媚。六道口,北京林业大学不远处,茶楼包间里,两个男人侧坐相邻的木椅子,四目相对。36岁的李献友是山东省寿光市第二中学的心理教师,身穿一件黑色花纹衬衣,眼神直勾勾……

专题: 男生喜欢你的30个信号 长寿养生酒 美容养生项目介绍 美容养生常识 

漫画

原标题:保定单身男报名男德班想学如何吸引女生做好丈夫

10月4日,北京,阳光明媚。

六道口,北京林业大学不远处,茶楼包间里,两个男人侧坐相邻的木椅子,四目相对。36岁的李献友是山东省寿光市第二中学的心理教师,身穿一件黑色花纹衬衣,眼神直勾勾的。24岁的“IT狗”何钊宇慌了。第一次跟男人专注对视。灰色的衬衣紧绷绷的,他双手局促地捏卷了一页白纸,眼神慌乱。“你是不是觉得心里毛毛的?”李献友主动跟何钊宇聊天交流。茶室四周摆了一圈椅子。还有14个男人像他俩一样,面红耳赤、正襟危坐、大眼瞪小眼……

“男男对视”是“男德班”(“全参与型好男人”团体辅导活动)的一个小游戏。

游戏设计者方刚是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应用心理学系副教授、“男德班”主讲人。

游戏是想让学员挑战一下男性的亲密禁忌。“男人之间也可以亲密、温柔和细腻地交流情感”。

可这跟培养好男人的主题有什么关系?

父亲

何钊宇的工作是计算机运行维护。报名“男德班”,交了2000元培训费,他觉得不贵,如果真能学会更好地跟女生相处,变身受女生欢迎的“男神”,也值。不过,这“男男对视”……小伙子摸不着头脑。两分钟,他跟李献友一直对视,尴尬。他从没跟男性这样对视过,哪怕父亲。

“男德班”第一天上课,方刚让学员“反思”父亲传统冷漠的形象。有人说,父亲性格木讷,疏于和孩子交流;有人说,父亲性格暴躁,常对孩子拳脚相加。可西宁来的学员、医生马霖泉却哭了。

是,小时候父亲偶尔会打骂自己。但他认为,那并不全是父亲的错。父亲打骂孩子,怎么会是错的?更何况,父亲是个农民,“大字不识几个”。

上大学那年,帮家里干农活,他不小心摔下悬崖,颈椎压缩性骨折,很可能高位截瘫。家里穷,为治病,父亲戒掉抽了40年的旱烟。父亲难受,鼻涕一把泪一把,但真的再没抽过一口。马霖泉拿起纸巾擦眼眶。

方刚陪着他一起哭。

但他说,暴力就是错的,即便是“为你好”式的暴力。这话听得叶强心潮起伏。31岁的学员说自己就是受害者。小时候,被父亲打,是家常便饭。苏南农村老家,揍孩子是“教子有方”,父辈间还会相互炫耀。

更可怕的是暴力的继承与延续。叶强也变成了一个“施暴者”:他打老婆、打孩子。他第一次举起拳头时,妻子正怀有身孕。他当时血气上头,一心只想用拳头发泄压力和愤怒。今年,小孩三岁半,他与妻子的离婚官司马上二审。

方刚发纸条,让学员写下“最不想从父亲那里继承的东西”,然后撕碎,把碎片踩在脚下。看着一地雪花,叶强也撕碎了自己的那张。

纸条上写的是“不尊重”。

但他没觉得自己有多轻松。父亲带给自己的坏影响,怎么可能就这么容易被“撕碎了”?

男神

课上了两天,何钊宇糊涂了。“男德班”到底教什么?

8月21日,方刚在微博上发布招生启事,何钊宇看到了。方刚是这么写的:“‘女德班’因为强调传统的性别分工与性别角色,受到普遍诟病;‘男德班’颠覆传统性别,培养全新的好男人、好伴侣、好父亲!”方刚的心愿很大。他说,自己是想颠覆传统的社会性别印象、挑战男权文化,传达一种观念:“原来男人可以这样。”

但何钊宇其实是被一条评论吸引住了:“参加男德班,能变成受女生欢迎的男神”。

他是独子,家在河北保定,跟父母一起住。可父母老吵架。他没谈过恋爱,想学会怎么做才能让女生有好情绪,好好相处,将来,又怎样才能做个伴侣的好丈夫。这次来上课,他是背着父母干的。撒了谎,说公司北京培训。

他觉得父母不会理解,还会嫌学费贵。

课程原定学费是4000元。可招生启事发出去,只有两个人(包括何钊宇)交钱报名。剩下的15名学员都是来自各地的志愿者。没钱,时间也不够。原本20次课缩水成三天。每天八个小时,共22个项目,涉及性别平等意识、伴侣关系、亲子关系、家庭暴力等内容。心理咨询师、社会性别学者朱雪琴就觉得,课程杂,不够集中,影响授课效果,而且时间也太短了。

课堂上,讲了不少性别平等的知识。何钊宇没搞懂。他是想成为好伴侣、好父亲。性别平等理论跟这有什么关系呢?

方刚的解释是,我们需要重新认识“好男人”、“好伴侣”、“好父亲”的概念。男人要先改变自己,这是促进性别平等的重要方式。

学员、社会学硕士张斌也给“男德班”提了点意见。他觉得,学员素质普遍较高,但这导致上课时并没有产生很强的冲突。社会上还有形形色色的男性。“你想,如果是建筑工人,他一定会认为男人就应该有男子汉气概。”

他觉得应该到工厂、建筑工地等地推广这个培训,才可能更好地改变性别成见。

丈夫

第三天,一场设计好的辩论赛引发了争论。“要不要陪妻子进产房?”的话题让学员们炸了窝。分歧很大,两个阵营,面对面激辩。

何钊宇觉得“不太确定”,选择站在反对的阵营里。

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学员支持。温学琦掏心掏肺地想用亲身经历说服“对方辩友”。他曾亲眼看着女儿诞生,觉得孩子漂亮极了。但张斌反对。他老婆也是医生,觉得产房里很脏。四年前,她生孩子,就不让张斌陪在身边。有学员赞同说:“我晕血!万一倒在了手术间,救我还是救我媳妇儿呀?这不添乱嘛!”还有学员说从杂志上看到,目睹妻子生产,可能会影响丈夫的性能力。

马霖泉说,年轻时在医院实习,在产房帮忙,握着孕妇的手给她们打气,“她们真的攥得很紧很紧。”他认为,丈夫陪伴能减少妻子的痛苦,有助于两人日后更好地相处。话音落地,有三位学员走进了正方阵营。何钊宇也是其中之一。但也有一位正方学员走向了反方。他反对的是“丈夫必须进产房”这个观点:“得尊重伴侣的意见呀!看她想不想让我进。”

培训课结业后,方刚上网搜索相关评论,发现了12篇评论员文章。只有一篇表示“男德班”触及性别平等意识,其他全都是嘲讽。方刚反复地说:“不可思议”。他本以为支持和反对的声音会各占一半。一边倒的批评,让他“万万没想到”。“中国的直男癌怎么会到这种地步呢?”方刚拔高了音调。他知道仅靠一场三天的活动,难以撼动几千年来中国的男权文化。但方刚希望“男德班”能撕开一个口子。

何钊宇还要想想。

不过,“观念一变,很多事情都会改变。”学员叶强觉得“男德班”更像投入湖心的一颗石子。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何钊宇、叶强、张斌为化名。)

精彩图片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网站首页   | 综艺八卦  | 财经新闻  | 汽车知识  | 体育资讯  | 健康文库  | 时尚频道  | 养生与健康  | 人生感悟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