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财经新闻>中海>

中海地产盈利能力指标连续下滑 去年拿下多宗高价地

2018-06-21 丝竹文库 网友评论 0

特约撰稿 冯颖祎 本报记者 童海华 北京报道3月26日,中国海外发展有限公司(0688.HK,以下简称“中海地产”)在香港召开年度业绩会,2017年实现2320.7亿港元销售规模,同比增长10.2%,与多数房企一样,这是中海地产历史上最好的……

专题: 公司盈利能力指标 

特约撰稿 冯颖祎 本报记者 童海华 北京报道

3月26日,中国海外发展有限公司(0688.HK,以下简称“中海地产”)在香港召开年度业绩会,2017年实现2320.7亿港元销售规模,同比增长10.2%,与多数房企一样,这是中海地产历史上最好的销售规模纪录。

中海地产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颜建国在业绩会上表示:“在现有资源的情况下,加快发展的步伐。”并将2018年的销售目标定在2900亿港元,2020年则将实现4000亿港元。

这看似喜人的成绩单,却掩盖不了中海地产的没落。4000亿港元的目标也看不出中海的“雄心壮志”。早在2007年以前,中海地产与万科(000002.SZ,2202.HK)并驾齐驱,是中国地产界的双雄。而在万科等第一梯队企业销售额已经超过5000亿元之际,中海地产却离第一集团越来越远。

高溢价拿地

土地的储备战略是房地产企业经营战略的重要一环,不同的土地储备战略将直接影响未来的项目开发和档期的盈利能力。对于上市房企来说,合理的土地储备必须即满足项目开发需求又能维持一定的资金回笼速度。

2017年,中海地产在公开土地市场上的投入远超过往。全年中海地产共获取76宗土地,总土地面积523.9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741.4万平方米,权益建面为1463万平方米,涉及土地出让金达951亿元。

从拿地金额上来看,中海地产完成了2017年1000亿元拿地的计划。充沛的资金,让中海地产在全国各主要城市强势拿地,频频刷新当地纪录。

以南京为例。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中海地产在南京以接近200亿元的代价,拿下7宗土地。而这7宗土地大部分为高溢价土地,目前还没有入市的迹象。

据公开信息显示,仅2017年7月,中海地产就为南京贡献28.05亿元外加30600平方米的保障房。7月5日中海地产以最高限价外加建设19600平方米保障房的代价拿下六合G19地块,7日中海地产又以最高限价外加建设11000平方米保障房的代价拿下禄口G23地块。12日,中海地产以145.37%的溢价率、总价13.25亿元拿下江宁G40地块。

一位熟悉南京房地产的市场人士称,因为大周期的原因,现在企业在南京做开发比较难,像南京这样的城市受调控要求比较严。近几年拿地的开发商很可能面临资金短期被套牢的风险。

在业绩发布会上,针对媒体对于中海地产拿地王项目的问题,颜建国表示,中海地产去年没有拿过什么地王项目,因为去年在一线城市主战场跟很多二线城市都是限价的,包括北京都是限价的,拿地价格不算高。在投资方面公司是审慎的,每块地公司都坚持了自己的投资纪律。并表示,这些地在未来没有太大的问题,也没有太大的风险。

从这76宗土地分布的具体来看,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天津、苏州、成都、厦门、郑州、长春、宁波、佛山等一二线城市以及热点三线城市。在现阶段一二线城市严格限价等“四限”以及“房住不炒”等政策环境压力下,中海地产未来销售或将面临较大压力。

盈利能力指标下降

在这次业绩会上,中海地产把2018年的销售目标定在了2900亿港元。面对较高的成本和严格的政策,这一目标并不容易实现。而其在过去几年自身的增长速度,也让人对其前景担忧。

中海地产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中海地产的销售金额为2320.7亿港元,销售面积为1446万平方米,增幅分别是10.2%、10.9%。无论是销售金额还是销售面积,对比全行业数据,中海地产的增幅均不算亮丽。

收入方面,2017年中海地产收入为1660.4亿港元,而2016年的收入为1640.68亿港元,相比之下,近乎没有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衡量一个企业长期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标,中海地产净资产收益率(ROE)已连续5年处于下滑趋势。

根据choice数据统计显示,2012~2017年中海地产的净资产收益率(ROE)分别为21.46%、20.95%、20.76%、17.39%、16.66%、15.34%。投入资本回报率(ROIC),在过去2012~2016年一直保持在10%左右,2017年骤降为8.65%

一位地产界资深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ROE下滑有很多原因,最核心的是和企业增长规模以及盈利能力等因素挂钩。对于ROE指标的下滑,可以分析此类企业的成长过程。

该人士介绍,若此类企业有掉队的嫌疑,那么可能在过去年份,类似拿地和产品营销方面的节奏会比较慢,这会影响销售业绩和盈利能力。而且过去通过加杠杆和获取低成本融资的机会正在消逝,这也会影响企业的经营成本和经营能力的。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相关问题给中海地产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并未收到回复。

面临集中偿债期

2017年末,昔日“地王”南京京奥港未来墅因拖欠工程款被迫停工。与此同时,该项目一笔34亿元融资即将到期,京奥港资金链出现风险。这一现象引发了业界对于在当前调控下,企业经营风险的担忧。

事实上,2018年是房企集中还债期,报告显示,获得穆迪评级的52家房企中,39家房企面临债券到期或达到可回售期限,金额达392亿美元。其中,中国恒大(3333.HK)面临到期/可回售债券总额54.56亿美元,富力地产(2777.HK)面临38.95亿美元,绿地控股(600606.SH)、碧桂园(2007.HK)分别面临26.32亿美元、22.55亿美元。

中海地产也不例外,据公开信息显示,2018和2019两年,中海地产到期的债券为13亿美元以及10亿欧元,本息合计约165亿元人民币。这165亿元到期债务仅是债券部分,在债务构成中,还有银行贷款和非标。

从中海地产2017年的年报来看,流动负债表中,一年内到期的银行及其他借款约为133亿港元,一年内到期的应付票据为171亿港元

在非流动负债表中,一年内到期的银行及其他借款约为903亿港元,一年内到期的应付票据约为576亿港元。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曾表示,近两年来,房企积极抢地,对市场过度乐观。但在限价下,高价地项目入市难度高,特别是从2016年下半年集中出现的部分高价地,恰好分布在调控最严格的15个核心热点城市。所以整体看,高价地面临市场与政策双风险。

房地产的十年黄金时代已经过去,江湖格局已经重塑。一向以稳健示人的中海地产,能否实现既定目标,未来严峻的调控政策和其自身的问题都考验着它的每一根神经。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寻找“不差钱”公司跃居整个榜单第二位的华夏幸福,则充分证明了其资金结构的合理化,并具有强有力的财务支撑。近年来华夏幸福营业收入逐步增加,盈利能力迅速增强。据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5年,随着产业发展服务、园区配套等业务拓展,公司营业收入逐年增加,分别为210.60亿元、268.86亿元和383.35亿元;销售毛利率分别为33.81%、35.77%和34.52%,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44.30%、42.83%和42.07%,连续三年保持40%以上,盈利能力在A股市场处于领先水平。

SaaS公司主要还是靠产品,你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完善产品:SaaS公司在发展早期通常会面临巨大亏损,现金流问题会随之而来。为什么这么说?因为SaaS公司在发展早期通常要投入大量资金去获取客户,之后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慢慢看到投资回报。所以公司早期发展扩张越快,亏损就越严重。很多投资人及董事会成员无法理解这一点,以至于当公司需要踩油门加速发展时,他们反倒想踩刹车。

从会计角度讲,衡量偿债能力的指标主要是流动比率、速动比率、现金比率等。Wind数据显示,一季末,流动比率低于2的有1915家上市公司;速动比率低于1的有1163家上市公司;现金比率低于0.2的有460家。

8.1.3日本CMK公司从“利息净支出”这一数据看,据WIND统计,有3451家上市公司在2017年年报中披露相关财务数据,利息净支出为负数的有949家公司,其中白云山、青岛啤酒以及上海机电等10家企业利息净支出小于-2亿元,另有海澜之家、中国国旅以及上海机场等19家企业利息净支出在-1至-2亿元之间。具体来看,利息净支出最小的是格力电器(000651),其利息净支出为-11.72亿元,五粮液(000858)以-8.90亿元紧随其后。与此同时,利息净支出最高的为中国石油(601857),其数值高达205.54亿元,中国建筑以115.20亿元位居次席。需要注意的是,中国石油及中国建筑的利息净支出绝对数值高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企业规模市值较大,而从财务费用/营业总收入这一指标来看,其比例分别为1.07%和0.94%,位于上市公司中游水平,因此在判断企业现金流真实状况时还应结合其它指标考虑。

精彩图片

免责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网站首页   | 综艺八卦  | 财经新闻  | 汽车知识  | 体育资讯  | 健康文库  | 时尚频道  | 养生与健康  | 人生感悟  | sitemap